当煤矿不再下金蛋 煤老板办了一家产鸡蛋的养殖场
2016-03-26   来源:未知 作者:南昌资讯  

3月14日,高铁强站在他的蛋鸡养殖场内。图/潇湘晨报记者谭君

  潇湘晨报记者 谭君  

  在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里,坐拥一座煤矿,就像抱着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

  然而,一场国度层面的转型浪潮以势不可挡的姿势,将这个行业彻底洗牌,曾经身家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煤老板们,面临着运气的十字路口,有的人棋差一招,跌入谷底,还有的人,靠转型去取得新生。好比,这篇稿件的主人公,当煤矿不再能下金蛋,他就去办了家天天产出3万多个鸡蛋的养殖场。

  从灰山港镇驶入主路边的村庄,越往山里走路越窄,人烟越稀疏,路边随处可见挖过的煤山。路的止境??一处山包顶上,是一处养鸡场。院子门廊上简单挂着一块桃江县金源牧业的牌子。这与一般的养鸡场不一样,没有鸡屎味,没有看到鸡,甚至没看到几个人,但均匀每天要从这里运出3万多个鸡蛋。

  老板高铁强听到车轮声迎了出来。他衣着一双粘着泥巴的黄胶鞋,与人握手的姿态纯熟、自负。为了赶鸡场扩建的工程进度,他亲身操作铲车,不警惕磕破了头。他额上缠着纱布,头上又戴着顶浅色棒球帽??看起来很像一个配了头灯的煤矿工人。

  实际上,他曾经就是一名煤矿老板。

  生财之道 地下的煤帮他造就了个飞行员

  2002年,37岁的高铁强从桃江县领土局拍下了周家山煤矿的采矿权。“是省里搞地下矿藏公然拍卖拍出的第一宗煤矿,登了报的。”高铁强颇为自得地说。

  2002年之前,他一直在桃江万鑫水泥厂做销售。“煤老板讲起尽是钱,是暴利。”据说国土局要拍卖矿山,他蠢蠢欲动。周家山煤矿本来是一片荒山,60年代勘测出有煤炭资源,2002年起拍价为58万元。共7个人报名竞拍,开拍后一路举牌竞标,最后高铁强以152.3万的价钱竞得。他们一共组建了8个股东,大股东是他,法人代表也是他。

  拿下采矿权后,第一件事是集资500万开矿。经由技术改革,周家山煤矿的产能从3万吨进级为6万吨,后来一度达到9万吨。效益好的一年,营收到达600万,员工达200人。

  “没赚什么钱呢。”高铁强说。他眼睛里闪耀着商人的精明和滑头。看着旁人的质疑,他又说明道,周家山煤矿的煤因为含硫重、发烧低,始终卖不起价。岂但不能跟北方的煤等量齐观,就是在省内也不竞争力。“除去保险用度,只有多少块钱本钱钱,效益不大。”但他这种谦逊,实在是“富而无骄”。

  因为在他当煤老板期间,他把大儿子送到四川广汉民航学院自费学飞翔。“花了100多万,培育了一个飞行员。”说起儿子,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光膏火就是88万,每次十几万,二十万的。”大儿子从民航学院毕业后,胜利签约深圳航空,“年薪几十万”。

  理智之举 转让两年后煤矿进了淘汰名单

  不外,煤炭行业的政策性稳定以及小煤矿存在的各种问题,让高铁强心有隐忧。他们的煤一直定点供给给各处的破窑水泥厂。后来,各地立窑水泥厂陆续封闭,煤炭需要量大幅降落。

  而且,煤矿和水泥厂都是高污染、高耗能企业,尤其余们这种小煤矿因为资金和技术问题,越来越难达到国家各项尺度。“看新闻联播、焦点访谈常常讲,国家产能多余,小煤窑各种平安事变,给当地带来各种环境传染问题。”

  2012年,高铁强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议??卖掉煤矿。他和几个股东磋商,以800多万元的价格,把周家山煤矿转了出去。

  挖煤十年,高铁强还是深有情感。“我管理的周家山煤矿没有出过一起安全事故,在益阳地域是著名的红旗单位。”高铁强说,转让时,桃江县一位局领导在饭桌上对新法人代表说,“你要把周家山煤矿这面红旗举下去,不要倒了”。对此,高铁强历历在目,“局长的评估还是蛮高吧。”

  然而,没想到世事变化那么快。2014年,省里将周家山煤矿列入淘汰落伍产能煤矿名单。县里成立了小煤窑关闭引导小组。

  高铁强庆幸本人较早脱身。但他仍是对这一变更的到来感叹万千。“2008年冰灾的时候,益阳市政府把咱们15家煤矿的法人代表喊到市里开会,说煤不能卖出去了,北方的煤过不来,为确保益阳城区的用电,我们的煤要卖给城里的火电厂。”高铁强说,“那个时候我们受器重啊,政府激励你搞煤矿。后面陆续就不行了。”

  转型之路 要找30年内不会被淘汰的名目

  卖了煤矿后,高铁强揣着几百万,想开辟新事业。除了骨子里的“实业家精力”,他还有一个最重要并且紧急的理由??给小儿子打基本,“两兄弟,哥哥年薪几十万,弟弟每月几千块给人打工,不好吧。”

  高铁强只有高中学历,但凭借着多年当煤老板的教训,他最先想到的,还是再找个矿来开发。当然,不是周家山这种品质平淡的煤矿了。为此,他去了西藏、贵州、云南、四川、广西、江西、福建。他盘算搞个金属矿。但是这几年有色金属也不景气,只能作罢。花了三四十万经费找项目,最后他决定搞养殖业。一来国家对这块支撑,二来市场需求看得到。

  但煤老板出手,不能是简略的养鸡场,“是要做企业来搞,儿子能够接班的。”

  2014年,通过多方调研考核,高铁强瞄准了蛋鸡养殖产业。目前这个工业最为进步的方法已经实现了自动化。专门的产蛋鸡站在标准化的“流水线”上,工人按一下按钮,配比好的饲料逐一贯食槽输送,每隔一段时光机器主动清算鸡粪,鸡粪被传送到固定处所收集,同时鸡蛋也由传递带自动收集、装箱。4万只鸡的厂房内,只须要2-3名工人。而且,他尤其关注到了业内人士的一个断定??这种蛋鸡养殖方式30年都不会淘汰。

  高铁强很快举动起来。他在灰山港镇企石村流转了30亩荒山,签下了30年的租期,投资120万建起了第一条生产线。他打算3年之内投入5条生产线,使产蛋鸡的范围达到20万只。目前这个市场也比拟成熟,产蛋两年后的老母鸡有专门的公司回收,甚至鸡粪??因为进行了无害化处置,还可以卖到一些机构。销路方面,也不愁,广东的一家鸡蛋批发市场每隔几天就过来运鸡蛋。

  创业之艰 曾经的煤老板为6000元较了真

  现在,高铁强最缺的就是时间。

  记者要来采访,他愿望是在雨天,因为晴天扩建工地要动工,二期出产线要尽快竣工,5月28日母鸡要进场,9月要产蛋,好遇上年底的销售顶峰。要是错过了这个点,过了年,蛋价就要降了。

  3月14日下战书2点,记者过来,他还没有吃午饭。他的养鸡场阔别居民区,他罗唆住在山上的运动板房内,镇上的屋子空在那里,大年初一也没回去。办养殖场和开煤矿的独特点是,风险大,要费心。但后者“来钱快,靠得住”。而前者,投资周期长,利润低,要赚钱就要上规模,而且相较而言,麻烦事还多些。

  比方,高铁强就碰到一个头疼的问题。他从河南一家公司购置了3万多只小鸡,有2千只呈现了瘫腿,最后逝世亡。他找厂家协商,厂家的计划是持续补鸡苗,但高铁强盼望赔6000元,由于这个厂家鸡苗有问题,那就不能再要了。这是去年9月的事,至今厂家还拖着。“高老板是刚转行过来的,对养鸡技巧不懂得,他应当晓得,养殖原来就有危险。”厂家对记者说。

  高铁强则以为,“这是行业一个潜规矩,通过抵偿鸡苗来拖住客户。从前养殖户规模小,看不到问题所在。”6000元放在煤老板身上是个小钱,但他现在是“鸡老板”??他要把持本钱,精致化治理。

  说起养鸡进程的这些酸甜苦辣,高铁强不忘自我解嘲,“50岁了,还在创业。”他想强调的是,挖煤跟养鸡的另一个主要差别,“搞煤矿时才三十来岁,当初年事大了,精神不如从前。”

  不过,这点小情感并没影响他追赶财产的豪情。送完来访的客人,他跳上铲车,冲向工地。登时,山间响起一阵“吭吭吭”的机器轰鸣声,仿佛煤山的矿井又开工了。

  

上一篇:“智慧农业”, 催生泰州乡村“蝶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