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象大会关乎寰球新步调
2015-12-05   来源:未知 作者:南昌资讯  

  11月30日至12月11日,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将在巴黎北郊的布尔歇展览核心举行,届时将有138位国家引导人出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亦将应邀缺席大会揭幕活动。

  由于会谈成果关联到各国亲身好处,是否达成预期协定尚存悬念,因而巴黎气候大会深受国际社会关注。此次大会的重要目标是,在《公约》框架下达成一项“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并适用于各方的”全球减排新协议。新协议将在必定程度上断定,2020年《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结束后国际社会如何分担应对气候变化的责任。

  回想近年来的气候谈判,自2007年达成的“巴厘岛路线图”以来,尔后在哥本哈根、坎昆、德班、多哈、华沙和利马等地举办了一系列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谈判成果寥寥,各方不合伟大。发达国家一方面对发展中国家提出过高排放请求,另一方面却不能兑现本人许下的技术与资金承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立场相距依然甚远。

  气候谈判的本质是国际政治问题,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获取发展权、争取未来发展制高点的体现,双方之间的政治博弈亦会持续。此次巴黎气候大会会达成多大水平上的共鸣?达成一个什么样的协议?深受各方等待。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气候谈判专家张海滨教学,为读者阐述国际气候谈判中的博弈与配合。

  张海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传授,著有《气象变化与中国国家平安》、《环境与国际关系:全球环境问题的理性思考》等。

  气候变化是重大国际政治议题

  《国际前驱导报》:气候问题本属科学领域,为何现在成为重大的国际政治议题?

  张海滨:气候变化问题确实是科学识题,它存在强技术性。但从更深和更广的层面上看,气候变化问题早已超出科学范围,逐渐演变为重大的国际经济和政治问题。说气候变化问题是经济问题,人们比较轻易懂得。因为气候变化主要源自人类的经济运动所焚烧的化石能源。这里重点探讨气候变化问题为什么当初成为重大的国际政治议题。

  第一,从气候变化问题的产生来看,国际政治和军事博弈,好比武备比赛和军事筹备及战斗会造成大批化石能源的耗费,从而加剧了气候变暖的程度。第二,从气候变化的影响来看,海平面回升、极其气候事件的增添、冰川熔化、大陆酸化等加剧资源缺乏,增长抵触的可能性,对国家安全和国际安全产生重要影响。有的小岛国面临被海水吞没的事实要挟。联合国安理睬已举行过两次对于气候与保险的争辩。第三,从气候变化的应对来看,目前的国际气候谈判实际上是在讨论各国减排责任和排放空间的分配,直接涉及资源和资源背地的权力的再分配。这既波及国际道义问题,更是国际政治的实质内容。

  因此,无论从气候变化问题的发生、影响,仍是应对来看,气候变化问题都是重大的国际政治问题。气候变化问题演化为重大的国际政治问题是当今全球气候管理的凸起特点之一。

  发达国家合作志愿降落

  Q:气候谈判阅历了20多年,达成了哪些协议,获得了哪些成果?

  A:全球气候谈判不是全球气候治理的全体,然而其中心。这个谈判是由联合国启动和主导的。正式谈判从1990年开端,迄今主要达成了两项协议。一是1992年达成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下称《公约》),规定了国际气候合作的基础准则与协作框架,开启了国际气候谈判的进程。二是1997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京都议定书》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减排责任进行了辨别,为发达国家制订了2008年-2012年间有约束力的相对量化减排指标,确立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是指应对气候变化是全球独特的责任,但各国因为国情不同,在详细担当的义务上应有差别。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以有法律约束力的形式量化限度温室气体排放。

  Q:《京都议定书》的执行情况如何?

  A:国际社会对《京都议定书》的评估毁誉参半。发达国家偏向于否认它的意思,因为它们认为《京都议定书》重要是对发达国家的量化减排做出了详细划定,对发展中国家却不做出这样的规定。因此,发展中国家的排放量急剧上升,对消了发达国家的减排量,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并未减少,全球减排的目的没有实现。而包含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普遍比较确定这个协议,认为这个协议充足体现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彰显了国际气候谈判的公平与正义,维护了发展中国家的基本权益。固然议定书不完善,但究竟迈出了重要一步。

  从具体的履行情形看,美国因国会反对,没有正式参加《京都议定书》;日本、加拿大、新西兰等国则退出《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发达国家总体上没有完成承诺的指标。这与发达国家减排的政治意愿降低和遭遇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打击有关。当然,《京都议定书》自身也有一些问题。比方,它的执行机制不够清晰和有力,缺少强迫性,违约本钱低。发达国家假如未能完成承诺指标,其差额只是计入下一个许诺期的调配数目。

  Q: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原规划达成2012年后的全球减排部署,但并未成功,此后的几回气候大会也是成果寥寥,可以看动身达国家的合作意愿并不强烈。你认为主要起因是什么?

  A:首先,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重创发达国家经济,导致其扩大国际支援的国内阻力增大。第二,随同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突起,它们的影响力也在增大,这令发达国家觉得焦急。第三,发展中国家这些年的排放始终在持续疾速上升,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格局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这也使它们的公平观和责任观发生了一定改变,在承当主要历史排放责任的“负罪感”程度上有所减轻。

  巴黎大会有利前提“前所未有”

  Q:2011年举行的德班气候大会达成多项重要成果。其中包括于2015年前完成2020年后实用于所有缔约方的国际气候机制。即将到来的巴黎气候峰会的使命就是要完成德班受权,停止2020后国际气候机制的谈判。您对巴黎气候峰会的远景如何预期?

  A:这次巴黎气候峰会值得高度期待。首先,从全球对气候变化的科学认知来看,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第五次报告已经出炉,为全球气候变暖提供了更多更充分的科学证据。

  其次,从气候变化的影响来看,2009年以来极端气候变化事件更加频繁,给各国造成了更大的经济、财产和职员丧失,负面成果越来越重大。

  第三,从主要谈判方的关系来看,世界各国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合作意愿越来越强,突出反应在中美、中法、中欧、中印等都发布了双边气候变化联合申明,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增大协议力度和透明度等问题上已达成体谅,这为巴黎气候谈判打下良好基本。

  第四,从历史角度来看,巴黎气候峰会留神吸取哥本哈根气候峰会的教训和教训。法国政府在领导人参会的方法上做了改造,领导人将不再介入具体谈判。

  第五,从经济角度来看,各国企业对低碳经济的热忱和接收度比2009年时大大晋升。发展低碳经济和技术不是累赘,而是竞争力制高点的思维正成为时期潮流。

  第六,从国际社会的预期来看,主办方和国际舆论对巴黎气候谈判结果的冀望值广泛比拟求实,以为巴黎气候谈判并非应对气候变化的终点,而是新的出发点。这有助于营造一种从容、感性的谈判气氛。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巴黎气候大会完整采取自下而上的谈判模式,由各国提交其“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DC),给各国很大的自主权和机动性。这与《京都议定书》自上而下的谈判模式构成强烈对照。

  综上所述,巴黎气候谈判面临前所未有的有利条件。达成一个进取的、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气候协议前景良好。可以说,巴黎气候谈判是1997年《京都议定书》达成以来内外条件最成熟的一次谈判。当然,巴黎天气谈判依然存在诸多灾点,如资金问题、减排力度问题等,谈裁决不会轻松,呈现胶着和延期的情况也不会令人意外,谈判失败的危险也不能完全消除。

  气候谈判机制无需另起炉灶

  Q: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气候谈判一波三折,进展迟缓。因此有人认为全球气候谈判机制正日渐式微。您怎么看?

  A:国际气候谈判耗时长,进展慢,这是事实。但如果回顾全部气候谈判机制及其演进进程,就会发明国际气候谈判机制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贡献宏大,主要体现在催生了知识、观念和行为的三大变化上。

  其一,气候常识的建构。气候变化问题技术性极强,终极解决要依附科技先进。因此,加强对气候变化科知识题的意识,加强应对气候变化技术的研发、利用跟推广非常主要。从前20多年的国际气候谈判进程极大丰盛了人们关于气候变化问题的认知,推动了相干技巧的提高。在寰球层面,结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为配合国际气候谈判,迄今已宣布五份气候变化科学报告,对全世界有关气候变化的最新迷信成果进行评估,向国际社会供给威望的科学论断。

  其二,观念的重塑。观念是行动的先导。伴随国际气候谈判的进程,国际社会的发展观和利益观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从发展观来看,1992年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将可连续发展这一观点胜利转化为各国的官方发展哲学。进入21世纪,为推进国际气候谈判,英国率先提出低碳发展的观念。低碳发展的概念在全球敏捷传布,很快被世界普遍接受。从利益观来看,国家对外行为的起点仍然是国家利益。但在国际气候谈判和全球气候治理的进程中,各国政府逐步从更宽阔的视线来定义国家利益,意识到发展经济是国家利益,维护全球气候也是国家利益,在气候变化范畴开始形成了新的国家利益观。

  其三,行为的转变。应对气候变化症结在行为。从过去20多年的国际气候谈判过程中能够清楚地感触到,对国家碳排放的国际法律约束、道义束缚和舆论约束都在日益强化,各国政府的排放行动因此产生了重大调剂。国际社会已普遍采用了不同情势的减排举动和政策。截至2015年11月20日,160多个国家已向联合国提交了国家自主减排奉献打算。

  因此,不要低估联合国主导下的国际气候变化机制的作用。如果将其推翻,重整旗鼓,将不利于中国的利益,也不利于全球的利益。咱们要坚韧不拔地支撑和完美联合国主导下的国际气候谈判机制。

  中国将从跟随者转向引领者

  Q: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主意和破场是什么?

  A:中国政府刚颁布了《中国应答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5年度讲演》。该呈文论述了中国对巴黎气候谈判的态度,强调应保持以《公约》及其《京都议定书》为基础,全面遵守《公约》的原则、规定和架构,兼顾处置好减缓、适应、资金、技术、才能建设和透明度等各项因素,增强《公约》在2020年后全面、有效和持续实行。发达国家应当真兑现2020年前减排及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的承诺,并在2020年后持续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支持。

  Q:在全球气候治理的国际合作中,南昌资讯网,中国还能做些什么?

  A:对可持续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而言,2015年是要害之年。2015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通过的《2030年发展议程》和巴黎气候峰会行将通过的巴黎气候协议,将共同锁定将来15年全球发展议程的根本内容和格式。更重要的是,跟着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绿色发展理念,中国国内的发展议程从此将与全球发展议程实现完全对接。在全球气候治理的国际合作中,中国将展示新的角色定位,在未来15年内实现从追随者向引领者的改变。

  具体而言,首先,中国应以巴黎气候协议和《2030年发展议程》为重要抓手,造成倒逼机制,加快国内的节能减排,鼎力开发低碳技术,力争尽快取得功效,尽快实现排放达峰,为中国施展更大的国际作用奠定坚实的海内可持续发展基础。其次,积极参加构建公正公道的国际气候管理体系,扩展中国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同时,踊跃推动南南气候变更合作,保护发展中国度权利,塑造良好的国际形象。

上一篇:寰球气象管理:中国是否成为引领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