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高院通报环境资源审讯工作情形
2015-12-05   来源:未知 作者:南昌资讯  

  12月4日是国度宪法日。保护环境是我国的一项基础国策,我国宪法第二十六条从环境保护的角度明确国家对国民环境权利的保护任务。

  一、全省法院环境资源案件根本情况

  近年来,全省法院环境资源案件数目逐年大幅增加。2013年受理环境资源一审案件281件,同比增长18%;2014年受理416件,同比增长48%;2015年1-9月,受理894件,同比增长178%。

  一是刑事犯罪打击力度一直加大。2014年受理环境资源刑事一审案件231件,同比增长31%;2015年1-9月,受理环境资源刑事一审案件347件,同比增长103%。对严重污染环境犯罪的惩戒力度逐渐加大。2014年,全省法院一审审结污染环境犯罪案件33件100人,同比分离增长450%和525%,超过现行刑法生效以来十五年全省法院审结的污染环境犯罪案件和人数的总和,其中24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同比增长23倍。2015年1-9月,全省共计29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同比增长61%。2015年至今,全省法院受理各类走私固体废料一审案件5件,涉案被告人56人,涉案被告单位19个,一审判处的最高有期徒刑达10年。

  二是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稳步推进。2014年以来全省法院受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数居全国法院前列。无锡中院审理的中华环保结合会与无锡蠡湖惠山景区管委会生态环境侵权公益诉讼案被誉为全国生态弥补环境公益诉讼第一案,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民生领导案例。我省法院被最高人民法院确立为全国推进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五家试点单位之一。

  三是行政执法司法监督不断强化。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对分歧法不公道的行政处罚依法予以变革或撤销,对行政机关的消极不作为行为确认违法,对行政机关人员监管失职、失职等职务犯罪行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2014年,全省共有2人因环境监管失职被判处有期徒刑;2015年1-9月,全省共有6人因环境职务犯罪被查究刑事责任,3人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四是支持依法行政力度不断加大。2014年受理环境非诉行政执行审查案件2879件,2015年1-9月受理1993件。常熟法院在环保机关申请执行某公司非诉行政履行案中,因某公司拒不实行环保部分责令停产的行政处分,持续守法出产传染大气环境,对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尹某司法扣押15日;昆山法院在环保机关申请执行某公司非诉行政执行案中,发出我省法院体系第一张防治大气污染执行令,责令擅自停用废气管理设施造成环境污染的企业恢复设施畸形运行;苏州苏州法院在某公司诉姑苏产业园区环保局环保行政处罚案中,严格处罚企业阻拦环保机关执法行为,支持环保机关依法履责,该案入选2014年全国十大环境行政案例。

  二、全省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工作做法

  一是踊跃推动环境资源审判专门化建设。省法院制订下发文件,由环境资源审判庭或合议庭同一审理环境资源类案件,整合司法手腕,刑事、民事、行政责任“多管齐下”,晋升司法保护效力。省法院于2014年12月成立环境资源审判庭;南京、无锡、常州、徐州、宿迁、淮安6家中院,常熟、溧阳等4家基层法院接踵成立环境资源审判庭; 7家中级法院和27家基层法院行政庭设立专门合议庭;指定全省31家基层法院跨区域集中管辖本辖区及指定辖区环境资源案件。

  二是尽力构成环境资源保护工作协力。省法院与省检察院、公安厅、环保厅联合下发《对于树立实施环境执法联动工作机制的意见(试行)》,建立了联席会议轨制、联系员制度和违法案件联动办理机制;与省检察院独特下发《关于依法办理环境保护案件若干问题的实行看法》,进一步明白各自的职能分工。连云港市委全面深入改造引导小组将环境保护行政执法与司法联念头制列入全市经济体系和生态文化体制改革工作要点;常州、无锡、扬州中院与检察、公安、环保机关建立环境执法与司法联动工作机制。泰州如泰运河、古马干河水体严峻污染事件产生后,法院与环保、公安、检察等机关各司其职,和谐配合,戴某某等14名直接倾倒者分辨以污染环境罪被判处1年6个月至5年9个月有期徒刑;泰兴市海事处两名行政执法人员以监管失职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向戴某某等提供副产酸的常隆公司等单位被判令赔偿环境修复费1.6亿元,通过依法追究严重污染环境行为人和行政监管渎职者刑事责任、污染物源头提供者民事抵偿责任,造成连环制裁效应,实现生态环境破体化保护。

  三是标准专门化工作尺度。摸索环境资源审判的特别法则,总结审判教训,省法院下发环境民事侵权案件审理指南,为全省法官提供明确操作指引;在全国率先建立环境资源司法保护专家库,聘任26名著名专家学者以提供征询意见、作为专家帮助人加入庭审或担负人民陪审员等方式,解决相关迷信技巧问题。

  四是重视生态环境司法社会后果。翻新判决方式,落实环境修复责任。针对统一个污染环境行为往往造成不同损害成果的特点,在环境污染刑事案件中,根据损害担责准则,判令被告承担相应的环境修复民事责任。连云港法院在审理滥伐林木刑事案件中,与有关部门配合建立环境司法执行基地,除裁决被告承担刑事责任外,还判令被告补种指定树种,负责管护一年并接收终极验收;宿迁、淮安等地法院在审理非法捕捞刑事案件中,将环境伤害和修复水平作为量刑参考因素,促使被告被迫向渔业管理部门缴纳生态修复资金用于向相干水体补放鱼苗;镇江法院在非法占用耕地刑事案件中,将刑责轻重与耕地恢复效果联合,促使被告自动采取办法修复毁损耕地;连云港法院在审理环境污染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发明性地引入“劳务代偿”概念,判令造成环境污染但无赔偿才能的被告承担必定工时的环境公益劳动。常州中院在审理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引入第三方修复机制,由环保企业实施修复,法院负责审核修复计划,环保机关监督实施和验收。新沂法院在污染环境刑事案件中,除对被告判处相应刑罚外,还判令被告在一定期限内制止从事化学品销售业务。

  因为全省环境资源审判工作仍处于起步阶段,依然存在不少艰苦和问题。咱们将在今后工作中严厉依法履责,依法审理好各类环境资源掩护类案件,为保护生态环境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典型案例1:滥伐林木不仅被判刑还要补种

  案情:

  2013年10月4日,被告人王同金在未办理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在赣榆县厉庄镇翔凤岭村东侧242省道南侧的林地内,非法采伐杨树402株,折合立木蓄积48.6145立方米。被告人王同金于2013年12月14日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

  审讯:

  连云港市连云区国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同金明知采伐林木必需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却违背《中华人民共跟国森林法》的划定,擅自无证砍伐树木,数量较大,其行为已形成滥伐林木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同金犯滥伐林木罪,事实明白,证据确切、充足,定性正确,依法予以支撑。被告人王同金在案发后能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交待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能够从轻处罚。被告人王同金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示,不再犯法的危险,对其适用缓刑对其所寓居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可实用缓刑。

  为充分施展林木防风固沙、调停气象、改良环境等功能作用,弥补因被告人滥伐林木行为给森林资源所造成的丧失,被告人应积极补种一定数量的林木,用以恢回生态环境。依法判决被告人王同金犯滥伐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二、被告人王同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二十日内在赣榆县林业局指定范围内补种指定树种林木402株(2年树龄),保证其存活,并从植树之日起管护1年。补种树木及管护期间,由赣榆县林业局负责监督。

  典型意义:

  对损坏森林、损坏绿地重大的不再只是传统意思上的刑罚+赔金,更要把毁掉的树木从新修复起来,这是新局势下港城环境资源司法保护的一项创举。林业资源是地球上最重要的资源之一,是生物多样化的基础,具备重要的生态和经济价值。林业资源拥有可再生性,但这种可再生性只在人类错误其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的基本上才干实现。基于此,我国对林业资源履行行政许可的制度,只有经依法审批通过,取得采伐许可证,能力依照采伐许可证许可的范畴、数量进行采伐。没有采伐许可证,或是超出了采伐许可证的规模、数量都属于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法院在审理案件时,不仅按照法律规定依法判决被告人应该承担的自在刑、财产刑,还从恢复环境的角度,判决被告人补种林木。因为新种植的树木无奈确保一定时光内的存活率,需要专人养护,法院一并判决被告人对树木管护1年,有效保障了补种树木的存活量。同时明确在被告人补种树木及管护期间,由相关林业部门负责监视,有效修复了被破坏的森林资源。

  延长资料:

  1、2013年以来,全市法院判决的11起滥伐、盗伐林木案件中,南昌资讯网,被告人除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外,共补种树木3315株;

  2、为增进补种复绿工作的顺利进行,连云区人民法院联合赣榆区林业局出台了《关于办理林业资源保护案件增强合作配合的意见》,就加强双方协作配合,提供林业治理信息,履行法院判决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在详细案件中,连云法院针对须要进行补种复绿环境修复的生效判决,及时向赣榆区林业局投递《树木补种监管移送函》,由林业局对被监管职员复绿和树木存活情形按期反馈,有力保障了案件执行效果,有效促进了生态可连续发展。

  3、2015年7月6日连云港法院环境司法执行基地正式投入应用,该基地是江苏省首个环境司法执行基地,位于市云台山景致区南云台林场、占地400亩,它的建成,为保障全市资源环境案件裁判成果有效执行提供了主要场合,这个基地集惩办、教导、修复等功效于一体,今后但凡波及补种复绿的案件,将集中在该基地统一执行。

  典型案例2:污染环境被判960小时公益劳动

  案情:

  2012年以来,被告王升杰在经营恒旺石英石加工厂期间,未依法在环境保护部门办理《排污许可证》,购置工业废盐酸用于清洗石英石,将酸洗进程中发生的100余吨含酸废水通过渗坑排放至连云港市赣榆区龙北干渠,导致龙北干渠及与其相连的芦沟河受到严重污染。后经当地环境保护部门处理,该石英厂已结束经营。经专家评估,100吨浓度10%酸性废水虚构治理本钱约为14616.7元。

  审判:

  连云港市中级法院审理以为,被告王升杰未经环境维护主管部门同意获得《排放污染物允许证》,违法采用酸洗方法荡涤石英石,将酸洗后的含酸废水未进行无害化处置即通过渗坑排放,造成水污染并影响了水域周边泥土等生态环境,其应答其造成的环境污染损害承担赔偿责任。王升杰强迫在经济赔偿能力不足的情况下,通过提供有利于环境保护的劳务运动抵补其对环境造成的损害,合乎“谁污染,谁治理,谁损害,谁赔偿”的环境立法主旨。法院判决被告王升杰赔偿其对环境污染造成的侵害人民币51000元,交付到法院指定的财政专户,用于对生态环境恢复和管理。被告王升杰于本判决生效后二年内供给总计960小时的环境公益劳动(每月至少6次,每次不低于6小时),以补充其环境损害赔偿金的不足局部,该项劳务执行由连云港市赣榆区环境保护局负责监督和管理。被告王升杰于本判决生效后旬日内支付被告赣榆区环境保护协会为提起公益诉讼支出的费用3500元。

  典型意义:

  水晶加工是连云港的特点工业,小工厂、小作坊良多,污染严峻,治理难度很大。连云港市中院通过环境公益诉讼,让被告承当环境修复费用,用经济手段遏制环境污染违法犯罪恶为。在被告无力足额支付赔偿金的情况下,判决被告提供960个小时的环境公益劳动替换承担环境修复的行动义务,有助于最大限度地实现生态环境的有效修复。连云港市赣榆区环境保护局作为负责当地环境保护的主管机关,乐意对被告提供劳务活动予以监管,使这种替代劳动的判决方式存在可操作性和执行性。同时,法院对原告提起公益诉讼支出的律师费用依法判处由被告承担。案件宣判后,被告表现遵从判决,现金钱给付部分已执行结束,劳务补偿部门正在执行中。

  延伸材料:

  连云港中院审理的连云港市赣榆区环保协会诉顾邵成环境污染损害赔偿案也采取了劳役代偿的方式,法院判决被告顾绍成赔偿其对环境污染造成的损害人民币47500元,交付到法院指定的财政专户,用于对生态环境恢复和治理。被告顾绍成于判决生效后二年内提供总计960小时的环境公益劳动(每月至少6次,每次不低于6小时),以填补其环境损害赔偿金的不足部分,该项劳务执行由连云港市赣榆区环境保护局负责监督和管理。被告顾绍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赣榆区环境保护协会为提起公益诉讼支出的用度3500元。(起源:江苏高院)

编纂:sfeditor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