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掏鸟窝被判10年半 媒体追问:毕竟冤不冤?
2015-12-05   来源:未知 作者:南昌资讯  

  近日,大学生和朋友因掏鸟窝并售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分辨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半跟10年一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普遍关注。他们的行动形成犯法有法可依,十年的量刑也与法有据,但为何还有那么多人为其喊冤?

  大学生为晒“有爱”掏鸟窝意外发明生财之道

  2014年7月14日,郑州职业技巧学院学生闫某和朋友王某从鸟窝里掏了12只雏鸟,最后闫某在自家养了起来,还将幼鸟照片发到了网上和友人圈,本想晒一下本人有爱,没想到引来的却是一门生意。

  据闫某供述,他与王某以150元的价格在辉县卖给?某燕隼一只,以800元的价格卖到郑州市7只燕隼,他还单独以280元的价钱卖到洛阳市2只燕隼,其余2只一跑一逝世。

  再次掏鸟窝后被抓获分离被判10年半、10年有期徒刑

  2014年7月27日,闫某和王某又掏了4只幼隼。但是,这一次却引来了河南省辉县市森林公安局的民警。根据辉县市森林公安局的认定,这16只雏鸟均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而他们的人生也因这16只鸟而彻底转变。

  2015年5月28日,河南省辉县市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以非法收购猎捕贵重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闫某有期徒刑10年半,以非法捕猎可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10年,并分别处罚金1万元和5千元。

  2015年8月27日,河南省新乡市中级国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保持原判。

  闫某父亲:没想到会被判得这么重

  闫某父亲闫爱民先容,儿子对小动物特别爱好,在他们心里,乡村孩子逮鸟抓鱼不必管,基本不知道会判得这么重,抓进去的时候还向学校谎称孩子身材不好请假休学,结果没想到两三个月也没有出来的动向。

  闫某父亲表示,相关申诉材料已递交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正在等候告诉。

  新乡中院:已收到申诉材料将会公布处理结果

  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审判员张培峰表现已经收到被告人父亲及其所委托的律师提交的申诉资料,会联合案情以及一二审的情形认真研讨,当真审查,依法公平处置,处理结果会对外依法予以颁布。

  16只鸟=10年半刑期毕竟重不重?

  《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明白划定,非法猎捕、杀戮国家重点保护的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卖国度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分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情节特别严重”怎么算?

  被掏鸟窝的燕隼属于隼科,属于国家二级掩护动物,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审理损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详细利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6只属于情节严峻,10只就属于情节特殊重大。

  辩护律师称被告人不知情无主观犯罪意愿

  一审讯决书中,委托申述辩解律师付建对鉴定看法有异议,称鉴定机构并未实际查看鸟类,仅凭两张图片就做出鉴定成果,且被告人闫某不知道燕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告人并没有犯罪的主观志愿,也不可以被称之为猎捕的剧烈犯罪手腕,因此认为闫某不构成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

  法院:有足够证据表明被告人“知法犯法”

  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审判员张培峰表示,根据闫某的供述,他将隼捕获得手后,在QQ群里挂出进行销售,通过公安机关从他所拘留收禁手机中所恢复的一些材料上来看,聊天记载、手机信息、照片等都证实他已经明知这些隼属于国家保护动物,还进行发售。检察机关有充足证据证明,被告人主观上存在明知的成心。

  法律专家:“法盲”不是借口不可免责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传授阮齐林表示,“知不知道燕隼是二级保护动物,以及知不知道因而受到重办”叫法律意识,法律认识过错是不免责的,理由就是国民应该知法遵法。所以由于对法律不懂得而请求罢黜罪恶不可接收。然而确切因不晓得而犯罪了,能够饶恕、从轻减轻义务。

  但就此案而言,根据判决书的事实,行为人具备了猎捕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犯罪故意,足以认定。他没有想到效果这么严重是对处罚有曲解,可以恰当予以体谅。

  为何此案会引起舆论轩然大波?

  探讨“掏鸟窝被判10年半是否公正”混淆黑白

  阮齐林教学以为“因为掏鸟窝判了10年半公平不公平”的说法是毛病的,有混杂视听的嫌疑。从事实上讲,同样是掏鸟窝,一般的鸟窝和珍稀濒危动物的鸟窝不可同日而语。从法律上讲,增强保护珍稀濒危灭绝动物保护物种多样性波及到至关重要的价值,掏这样的鸟窝应当受到相应处罚。

  白岩松:舆论热议源于“三个不知道”

  第一,人们感到大学生不知道燕隼是国家保护动物以及掏鸟窝的法律成果;第二,良多人并不知道相干法律条文的量刑尺度;第三,公检法相关职员不知道判刑后会引起这么大的舆论反映,没能当时作出明白说明。

  不知情不能成为犯罪理由盼望此案能起里程碑作用

  捕鸟在不少人眼中并不是多大迫害的事,许多人也并不了解一些鸟类是受到一些法律维护的,因此在生涯中因为无知而犯法的例子亘古未有。然而不知情并不能成为犯罪的理由。尤其是在歹意捕杀贩卖野生动物依然猖狂确当下,法律的保护更是必不可少。

  此案的意思在于提示大众,掏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窝是严峻的犯法行为,对法制宣扬教导有重粗心义。对一个年青人来说10年半够重,从鸟的角度去想,这次裁决可能是一个主要的运气改变,南昌资讯网